德邦崔维星:未来物流业成本控制是第一位

2014-09-13 07:05     点击量:3501     关键词:德邦 物流业成本

2014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天津召开。本次年会主题为“推动创新创造价值”。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崔维星对网易财经记者表示,现在经济可能增长速度会慢一点,物流跟经济的增长密切相关,所以物流的增长速度也慢一点了,增长速度慢了,但是成本可能还是略有上升的,比如人力成本,油的成本。所以,对经营来讲,经营的逻辑可能是变了。以前可能需要发展快,往后可能又是要成本控制,怎样运营的比较紧凑,怎样提高服务质量,但是成本提高不大,或者是要降低,过去可能发展是第一位的,未来对物流业是这样的,就是成本控制可能是第一位的。

以下为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我们了解到昨天您在这边获了一个奖是吗?首先恭喜您一下,请您介绍一下这个奖主要是颁发来表彰什么的?

崔维星:这个奖叫什么全球成长企业奖,表彰成长比较好的,因为我们过去十九年左右,成长的还是不错,每年都是60%的增长,差不多上万倍的增长了。

网易财经:60%这还是挺高的一个数字了。

崔维星:对,因为过去十九年基本都是这样子。

网易财经:一直都是?

崔维星:嗯。

网易财经:这个确实很了不起,物流行业现在,因为我们也了解到它的变化还挺快的,也有很多新的东西进来,请您介绍一下物流行业现在发展的基本情况是什么样的,包括企业的竞争和盈利。

崔维星:现在经济可能增长速度会慢一点,物流跟经济的增长密切相关,所以物流的增长速度也慢一点了,增长速度慢了,但是成本可能还是略有上升的,人力成本,油的成本还是略有上升,所以说现在这个情况,对经营来讲,经营的逻辑可能是变了,以前可能需要发展快,往后可能又是要成本控制,怎样经营的,怎样运营的比较紧凑,怎样提高服务质量,但是成本提高不大,或者是要降低,过去可能发展是第一位的,未来对我们这个行业是这样的,就是成本控制可能是第一位的。

还有一个就是现在的电商发展很快,所以对我们可能也有新的要求,但是这个我们现在也在不断地研究。

网易财经:您刚才讲的这个可能也跟,比如昨天总理也再三强调创新,您觉得创新具体到物流行业,包括这些企业里来的话,主要是在哪些方面着手呢?

崔维星:创新对企业来讲可能永远是比较重要的,不创新的话前途肯定差一点,在这个时候,因为经济的增长放缓,电商发展很快,整个经济形势的变化也很快,我们肯定要有新的变化,怎么变化,肯定不能一下子的,要不断地研究,现在像互联网怎么做,怎样通过手机的App提高服务质量,怎么提高客户的黏性,怎样跟客户联系的更紧密,让客户对我们一些好的反馈,这些可能都需要去做。

网易财经:这个可能是一个过程,您刚才也一直强调,互联网给物流行业带来了一些新的东西,我知道德邦也是物流企业里面做得很好的代表,所以我想请您谈一下,作为您来说,您的企业现在发展的基本情况,包括未来的战略,还有跟互联网的结合。

崔维星:过去是发展60%左右,今年的增长速度可能只有25%左右,但是效益总的来讲还是能够保持,还更好一点,未来我们肯定也要变化,现在互联网已经是发展的越来越快,但是我们怎样向互联网靠近,要怎么样做准确,怎么样研究透,怎么样跟互联网结合密切,可能也不见得是一下子的,并不是说什么风来了我们就做什么,我们不是说房地产来了我们就要做房地产,互联网来了就做互联网,我们没那个基因,我们没那个准备,或者我们没有,对这个东西研究不透,因为我们现在是一个六万人的企业,出手就要准确,怎么做准确,要研究透,研究深,研究深之后,准确之后,看上去好像动得不多,研究准之后可能就是千军万马,可能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是这样想的。

网易财经:您刚才讲到德邦在过去将近二十年,一直都是以60%这样一个高速增长过来的,这个在行业里面的平均值大概是多少?

崔维星:平均值我估计是百分之十几,最近这几年可能都是10%,或者5%甚至,都有点放缓了,可能再往前,在前五年、六年可能百分之十几,二十的增长这种企业都还有,现在都挑战比较大。

网易财经:现在他们的挑战主要来自于哪里,是做的企业越来越多了?

崔维星:可能不是做的企业多,因为我们是企业,一两百公斤的这种货是我们的典型客户,我们都是B2B的业务,现在第一个是经济的增速放缓,第二是电商的业务发展比较快,传统业务现在发展没那么快,电商的业务对我们可能也有点影响,还有一个就是快递,因为我们这个业务是比快递要大一点的,现在快递公司也在做大一点的业务,所以这三方面对我们都有影响。

网易财经:如果从您给的数据来看,德邦这边跟平均值的差别还是挺大的,这一块主要是怎么做的呢?

崔维星:我们总的来说管理比较好,因为我们对人才的准备,我们都是从校园招聘,像今天董明珠说格力今年招一千一百个大学生,我们招的可能比他们还要多很多,我们可能要招两三千,因为我们从学校里招的大学生要培养,怎么样融入公司文化,怎样对他们进行不断的塑造,这方面我们做得还是,在行业内还是比别人好很多,总的来讲我们过去在基础工作做得比人家好,所以我们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做到发展比人家快,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问题,我们在不断地变化。

网易财经:您的问题是指?

崔维星:我们现在增速放缓了嘛,增速放缓之后,肯定人的提拔速度可能是不是要放缓了,提拔速度放缓了之后,怎样保持大家的积极性,怎样让大家的干劲不下降,还要更足,为什么要更足,因为现在竞争更激烈了,大家的效益都没那么好了,没那么好了就竞争更激烈,我们在竞争中怎样脱颖而出,这些都是很多挑战。

网易财经:现在比以前的竞争更激烈,您刚才也讲到可能来自快递企业有一些影响,我也了解到有些物流公司也开始做快递,快递业可能延伸到物流这方面来,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崔维星:这是个趋势。

网易财经:就是未来都有可能?

崔维星:看全球来讲,EPS、DHL大家都是这样做的,我感觉中国也是这个趋势,现在顺丰也开始做我们类似的业务,我们从去年十一月份开始也开始做快递,我们现在做十个多月了吧,现在看发展还是不错的。

网易财经:这一块的业务在公司占比多少?

崔维星:因为现在刚开始做,可能在我们公司还不到10%,但是增长很快,每个月都有百分之三四十的增长,每个月,现在来看还是,对我们来说,我们认为还是比较有前景。但是真正看行不行,可能还要一两年的时间,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做好的,特别作为新业务,我现在最关心的不是要做多大,是怎样基础打牢,是怎样能够长久发展,是怎样能够建立长期的,固定的,能够持续的竞争优势,这是我现在关心的,我现在不关心要多大,要做多少营业额,有多少市场份额,我现在都不是特别关心,我想保持长久的,能够不断地塑造,变成一个比较长久、持久的竞争优势,这是我现在关心的。

网易财经:我们也知道快递企业现在也是一个,可能也是有很多小散乱的情况,物流企业您刚才也提到,可能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如果按照您刚才讲的这个趋势发展下来的话,可能到最后会达成一个什么样的局面,是不是二者界限越来越模糊了,是不是要清洗掉一大批?

崔维星:界限越来越模糊,这个是肯定的,是不是可以清洗掉一大批,很多经常有类似的这样的言论,这个我无法说清楚,因为我现在算是规模稍微大一点了,我们有六万多人,一百人的企业、五十人的企业,规模小的企业他们是怎么活的,我现在也很难了解得很清楚,所以会不会把人家清洗掉,第一个,这个我也没有,不能说很有发言权的。

第二个,清洗掉人家是不是好事?这个我也觉得不见得,昨天总理说了,要鼓励创业嘛,鼓励创业就得让小企业存活嘛,要小企业发展嘛,小企业发展的话,你说清洗掉人家是好事吗?大的越来越大,小的越来越不好那是好事吗?所以我觉得也不见得是好事儿,所以我对未来是不是会清洗掉人家,我也,第一我没有研究,第二我也不觉得是好事儿,是这样的。

网易财经:现在像很多央企也在进行改革,包括铁路这边也是这样,比如铁路开电商快递,它可能以前没有接触的这个领域,现在也来做了,您觉得像这种企业进入,对您来说有没有一些影响?

崔维星:铁路的话我知道,货运改革我有关注,但是我跟他们接触不太多,很难有发言权,但是我觉得铁路要怎么样改革,要怎样做电商,怎样做物流,在物流中能够做到分一杯羹,我感觉这个还,应该还有比较长的路可以走,铁路跟我们,就是做我们类似的业务,它有机会,但是我希望铁路做的时候不要成为一种炒作,不要成为一种什么热点,热点之后最后没声音了,不要发生这样的情况,铁路我认为怎么做比较好呢?我在国外有看到,就是铁路要做这种电商也好,做类似的业务也好,要发挥铁路的特长,还有认识铁路的缺点。铁路的缺点就是流程太长,装卸次数过多,铁路中间运输成本,特殊行业运输成本低,那怎样能够把线路环节太多的问题解决掉,怎样把运输成本低的优势发挥尽,这个研究透了,铁路才真正的有前景。

我在美国看到,铁路开到UPS汽运总部的隔壁,很多公司的车开到火车上,之后集装箱将汽车一起运到比较远的地方,例如从芝加哥运到洛杉矶,运到新英格兰等很远的地方,然后到了对方以后车头就开下来,或者是对方开个车头来,直接把车就拉走了,它把托架和集装箱一起运到车上,这样就能解决铁路环节过多,流程过长的问题,又能发挥铁路运输成本低的问题,能够用尽,如果这样做的话那我觉得很好。

现在至于说做电商了,因为流程长的话,时间,到底有什么优势,我感觉在这里,你有没有把铁路的优势发挥尽,有没有把铁路的缺点克服到位,我好像没有看到。

网易财经:另外我们也了解到,物流的成本,在咱们国家GDP成本里面占的比例好像挺大的,您觉得这个主要的原因是什么,如果想降下来的话,应该从哪些方面来做?

崔维星:成本过大,这个我相信,但是我也没有,因为国家的数据我自己本身没有太多的数据,第一这个我相信,但是第一个就是中国的企业和国外企业发展的阶段不一样,第二个中国的情况跟国外情况也不一样,我见到美国的,第一它的东西货值高,运费可能跟中国的差不多,但是它货值高,占的比例就低了,中国的东西可能东西的货值低,运费跟人家差不多,所以中国的占的比例就高了。

还有一个中国的计划,中国人总的来讲我们的企业发展到这个阶段了,计划性,总的来说中国企业灵活性比较好,计划性稍微有点不足,但是国外的企业,像美国这些企业,它的计划性会稍微强一点,计划性强之后整车可能就多一点,计划性不强小批量就多一点,小批量之后可能成本就高一点,计划强,计划之后整车就多一点,成本就低一点,但是总的来讲,我感觉中国的运输成本跟国外的运输成本应该是差不多的,但是中国的比例高,为什么占的比例高?就是因为中国可能货值没那么高,所以说每次一统计,中国的运输物流占货值的比例高,这个比例高这个,有没有那么严重?可能也不见得那么严重,这个数据可能也值得论证我感觉。

网易财经:所以您觉得这个还是算合理的?

崔维星:从比例的角度我相信这个数字是真的,但是问题是中国的东西价值没人家国外东西的价值高,但是我们运也是用同样的车,烧同样的油,同样的是,虽然我们的司机人工比人家低一点,但是车是差不多的,所以说,但是国外的流程可能更简洁一点,他的管理更加,计划性更强一点,这是现实问题,但是我们的,是不是我们的成本就比人家高很多?单位成本来讲,我估计高不太多。

网易财经:关于现在物流快递企业开拓海外市场,因为海外企业也是有很多已经在做这种跨境的一些业务,您怎么看这个问题,您的企业是不是也有这方面的一个战略?

崔维星:开拓国外市场,因为我们企业过去都是做国内,去年在香港设了分公司,要不要开拓国外,怎么样开拓国外这本身是个问题,首先做企业,就是要发挥自己的特长,国外市场要怎么开拓,开拓国外市场要不要跟UPS、联邦快递、DHL竞争?我觉得要开拓国外市场是可以,但是不能跟人家直接竞争,第一人家规模大,第二人家做了很多年了,人家网络全,我们怎样跟人家竞争?作为德邦物流来讲,我们就是要发挥我们的特长,现在我们就是做国内业务,国内业务的同时,因为中国的经济增长很快,很快中国的经济就是全球第一了,中国的人口又多,量很大,我们把中国的业务做好之后,中国的企业肯定出去,我们把到国外之后的这些中国的企业能够服务好,可能我们也就国际化了。

在服务好的基础上,如果再把国外到中国的企业的业务再服务好,那又国际化一点,然后在这两方面都服务好了,再做别的业务,这是一个过程,企业就要竭尽全力的发挥自己的特长,竭尽全力的避免自己的缺点,然后怎样做到跟人家与众不同,在竞争中获胜,所以国际化来说我们是一个逐步的过程,不会走得太快。

网易财经:像国际的一些巨头的物流快递企业,他们在中国的市场上也是越来越,可以说猛吧,我前不久了解到有几家已经拿到许可,对您来说,您的竞争是来自这些企业更大一些,还是来自国内其他的企业更大一些?

崔维星:因为我们是做国内业务,做国内业务的,肯定是,现在都是跟国内企业竞争,国际企业,第一他们拿到了所谓国内的一些牌照,但是总的来讲,因为像我们这个行业,包括快递企业它是管人的,外国人管中国人,我认为有难度,因为中国人中外文化还是有区别的,外国人怎么管好中国人,对外国人也有一个学习的过程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中国企业在国内的网络比外国企业好很多,所以在国内业务的竞争当中,外国企业要跟中国人,中国企业竞争,路还很长,我估计很难。

网易财经:在国内的话,物流快递企业可能民营企业占的比例很大,我们也知道今年以来,政府高层一直在强调要扶持民营企业的发展,您觉得现在民营企业生存的状况大概是什么样的,如果是说政府要扶持的话,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比较有效?

崔维星:现在民营企业,我没觉得有问题,我觉得挺好的,这是第一个。

网易财经:这个税负重吗?

崔维星:税负,这个,第一肯定税负,这个问题,每个人都说税负重。

网易财经:您觉得呢?

崔维星:我觉得,那当然是越少越好了,是吧,但是这个事儿,其实每个国家都不一样,第二,每个国家都收税,国外看他们很多环节也是有他们的税,中国有中国的税,是不是中国的税一定比别的国家多很多,这个我没有专业去研究,但是我知道,国外的税也不少,所以税该交也要交,我没有觉得,对这个问题我没有觉得,我没有太大的反感,大概是这样的。

网易财经:您刚才讲到民营企业现在的发展,您觉得没有什么问题?

崔维星:因为现在,我也不希望政府给予多大的支持,只要能够给我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就可以了,因为这个环境,现在来说,我们这个行业国企不太多,也没看到有很多重点支持,外企也不太多,都是民企跟民企竞争,所以说不公平现象就很少了,所以对这方面我不觉得有太大问题。

网易财经:在融资这方面您觉得有困难吗?

崔维星:融资,因为我们过去的发展相对来说,因为我们在行业里发展比较好,这几年也有基金投我们,基金投我们之后,银行对我们也比较放松,我没觉得融资有困难,所以我现在可能七八年前,五六年前,我觉得融资的时候好像有难度,那时候要找担保公司,七八年以前,找担保公司都融不到资,只有借高利贷,七八年之后,找担保公司,五六年之前,基金又进入我们,进入到我们这里,后来银行对我们也有信用贷款,现在额度,现在我不觉得有难度,因为我们可能过去信誉比较好,发展比较健康,现在银行给我大概有二十亿的授信额度,但是我现在只用三亿多,还有十七八亿,还觉得授信没用人家的还有点不好意思。

所以我们过去发展可能是因为比较健康的问题吧,还是什么原因,我也很难说得清楚,反正现在融资对我来说是没觉得有问题。

网易财经:最后问您一个问题,您刚才也讲到,可能德邦这边发展的比较好,主要也是因为企业自己的一个治理,昨天我看您应该也是参加了董明珠董事长参加的论坛。

崔维星:今天上午参加的。

网易财经:她昨天也参加了一个论坛。

崔维星:昨天我们没有参加。

网易财经:她主要讲到一个问题,比如说包括央企改革,她认为,比如说混合所有制,她说这个不是关键问题,关键问题还是企业自己的一个管理和治理问题。

崔维星:她说央企改革怎么样?

网易财经:混合所有制,要引进民资,她说如果国企改革的话,最关键的还是企业本身的一个治理和管理的问题,我们也知道以前有很多企业也报出像企业的控制人跟管理人之间的矛盾这样的问题,所以想问您一下,您觉得中国的企业,它的治理是存在这样的问题吗,可以说已经达到一个现代化的管理了吗?

崔维星:这个问题呢,可能又比较长了,我觉得,第一首先我无法评价,因为所谓混合,第一以前的央企,以前的国企也好,我感觉管理上肯定还是有点问题的,我通过观察,他们这几年效益还是不错,但是从细节看,很多细节上还是有改进的空间,混合所有制有没有问题,我感觉可能这些问题也不是完全可以解决,混合所有制之后到底谁控制?谁控制,是国企控制还是政府控制还是私人控制,谁控制,又是一个问题。

再一个问题,就是私人控制了,也不见得可以搞好,所以这是一个(27:56)架构的问题,这个问题我感觉不能一概而论,要慎重考虑,作为国家来说,首先要调研清楚,到底哪个最好,到底哪个能够调动积极性,光调动积极性不行,还要把不好的淘汰掉,调动积极性了,他水平不行,再积极事也干不好,不好的怎么淘汰,好的怎么样留住,积极性怎么调动,要用周密的办法,要找高人,采取周密的办法,然后不要说改革之后再走回头路,没搞对再走回头,搞周密之后,然后实验,实验之后再推广,我想这样没问题。不能说,要说以前所有制不好,现在搞混合所有制就好,是不是好?因为我对这个研究不是非常透,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


九九物流